机器视觉课题组

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

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

对研究生培养的一点看法

(作者:胡占义,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模式识别国家重点实验室,2011年7月28日,选自《自动化天地》 )

【编者按】7 月28 日至29 日, 自动化所2011 年度研究生教育工作研讨会在京郊召开, 胡占义研究员和田捷研究员分别为研讨会准备了精彩的报告。胡占义研究员因事未能在大会上做报告, 令会议组织者十分遗憾。本期《天地》特刊载胡老师的文章《对研究生培养的一点看法》, 与大家分享。

关于决定是否写这篇小短文,我迟疑再三, 因为我清楚知道, 这篇小文章一定会引起很多人的不快、反感、厌恶甚至攻击。人们也许会问:“你自己研究做的如何?研究生培养的又如何?”, 我必须坦诚地承认, 我在这两方面做的都很一般。正像乞丐不时也会对富人指指点点一样, 本文亦属此列。

自动化所的导师们坐在一起,经常会谈论这样的问题:“为什么自动化所的学生在所期间表现一般, 但是毕业后一出国, 就搞得很好?”。我自己觉得, 这个问题不很正确, 至少不很全面。不可否认,从自动化所毕业到国外的学生, 一般都比在国内期间做的好。但如果比较自动化所出去的学生与国内其他单位出去的学生, 就我所知, 自动化所出去的学生很难说比其它单位出去的有什么优势。这种“国内” 不如“国外” 的问题, 是一种无解的老问题, 我不想在这里讨论。我这里想说的是, 从生源来说, 我们所的生源一般来说要比我们周围兄弟院所的好, 至少比外地院所的好, 可目前不可否认的事实是, 我们所培养的学生却很难说比人家培养的好。这样的问题, 我想我们需要深刻反省, 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我觉得研究生培养首先是一个定位问题, 对我们这类研究性质的单位尤其如此。我们的目标到底是培养研究生? 还是让研究生做项目? 也许人们很自然地回答:“通过做项目来培养研究生”。这种说法看起来无懈可击, 但做起来就会发现有很多问题。因为, 很多项目本质上并没有多少研究价值, 很大程度上是用“现有技术来完成合同规定的目标而已”。如果让研究生做大量这类项目, 就很难达到培养研究生的目的。所以, 我觉得研究生应该做有研究价值的项目, 对那些研究价值不大的项目,应该聘用一些项目人员来完成。我觉得目前很多老师认为的“我项目多, 就应该多给我研究生名额”的做法不可提倡。我们在观念上、制度上应该改变这种“项目多,就应该研究生多” 的倾向。

我觉得目前研究生培养中存在的问题, 很大程度上是老师的问题。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:

首先, 恕我直言, 像国内其它研究机构和高校一样, 我们所也有不少老师在学术上还没有达到指导研究生的水平。国家近年来对博士的扩招, 产生出一大批不合格的博士。这些博士工作后又变成了一大批不合格的导师。自己对本领域的研究状况仅有一些粗浅的了解, 又如何能指导好研究生呢? 研究生的选题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体现导师的水准, 我们不妨可以统计一下近几年我们所的研究生选题情况, 看看我们是否在做“ 有研究价值的工作”。如果连选的题都没有价值,就不可能做出有价值的工作。

指导教师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, 所里每引进一个PI( 大多在国外做博士后, 缺乏指导学生的经验), 由于要建立一个“有规模”的研究组, 一下子招收大量学生。由于老师缺乏指导学生的经验, 只能“摸着石头过河”, 导致前几届学生得不到良好的培养。所以,我建议研究所不要“把研究生当资源” 来大力“资助” 新人,要把对学生的培养放在中心位置。

目前指导教师存在的另一个严重问题是, 有不少老师“名气大,资源多, 社交忙”, 但对研究生无时间培养。这种现象是研究所( 乃至整个国家) 价值、文化和管理层次存在的问题, 似乎短时间内很难改变。多少人早已认识到了这个问题, 多少人曾经呼吁过这个问题,但似乎这个问题不仅没有改善, 而且愈来愈严重。

当然, 我觉得研究生培养的问题, 主要是老师的问题, 绝不意味着学生没有问题。目前学生最大的问题是很大一部分人对研究工作无兴趣,读博士不过是找一个好工作的敲门砖。再加上很多学生在硕士期间没有受过良好熏陶, 名为博士生, 实则与硕士生没有什么区别。很多学生来所后只是想做一点模拟实验, 快速发几篇小文章毕业。缺乏发现问题的能力, 缺乏碰一碰难题的勇气, 懒于将一件事做好做精。我总觉得, 中国社会也正在成为一个高度竞争性社会, 竞争需要真才实学, 而不是“学位帽” 的有无。浪费三、四年大好时光, 痛苦地摘取仅仅用作敲门砖的学位,实在是一件“得不偿失” 的事情。研究生教育可能还应回归到“精英教育” 的轨道上。行行出状元,何必“博士帽”。

最后, 我对我所研究生教育工作提几条建议:

首先, 一个国立研究所要有一个国立研究所的样子, 这首先体现在研究生教育的规范性和政策的持续性。政策、规则一经实施, 就不要经常变来变去, 要有相对的稳定性。其次,“Mobility is a feature of civilization”, 我们应该提倡研究生的流动性。比如, 我们能不能研究生进所一段时间后,再让学生选择老师? 目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选择很盲目。一经确定,就很难改变。

另外, 我建议组织研究生在本所不同部门之间、不同研究所之间进行短期交流。这样可以让新来的研究生体会不同院所、不同实验室的风格和特点, 增强研究兴趣。

最后, 我建议将博士学习时间从3 年制改为4 年制( 许多大学已经这样实施)。目前的时间太短,不足以开展系统性工作的研究。

我们每个自动化所人( 老师和学生) 都在享受着过去自动化所人为我们留下的有形和无形财产, 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对得起今后的自动化所人, 少一点自我, 多一点自动化所?

上述仅为本人的一点不成熟的看法, 也许是完全不正确的看法,欢迎大家批评指正。